年底的互联网圈为何安静了

年底的互联网圈为何安静了
年底的互联网圈为何安静了 | 东张西望
  苏小张
  对很多平台公司来说,这可能是最安静的一个年末了。
  往年这个时段,各大平台公司的三部曲一般是:高调总结业绩;雄心展望来年;不着痕迹地秀凡尔赛式年终奖。期间,往往还伴随着被财富滋养了一年后,小马哥、东哥、pony哥、robin哥向员工们大撒宠溺狗粮的剧情。这是应该的。辛苦忙碌一年,以程序猿开道,通过五花八门的场景引诱和市场渗透,国内13亿移动互联网用户累积的流量池总是能收割不少果实。至于国际市场,疫情蔓延、贸易争端暂且不说,那里政策法规、监管审查、隐私保护等形成的坚壁,可能比平台自身的护城河要高得多。反正是划不来,还是风景这边独好。
  可这个年末安静得有些反常,乃至于平台内部的一些部门完成述职后几乎就可以放假了。就连社区团购这种连大爷大妈都不放过的收割工具,也在风向转变后,低调了不少。平台公司真的变了,变得不像它们了。
  国内平台公司虽然都脱胎于互联网,但经过这些年的凶残迭代还是形成了清晰可见的鄙视链:平台公司看不上互联网企业,因为你形不成闭环,土鳖一个;科技公司看不上平台,因为你没有技术含量,形不成生态,只知道收过路费;金融科技公司看不上科技平台,因为你不懂金融服务实体,缺一条腿,还没摸着真正的财富之门:钱生钱。
  但这一切都在蚂蚁事件后,归于沉寂。10月底,马云在上海滩一场“伟大的演讲”震碎了熙熙攘攘的那张网。平日吵吵闹闹打得不可开交的各家发现,起风了,是时候坐下来静静了。原本那个极度宽松,任由野蛮生长的环境,怎么突然就有点收紧了呢?
  纵观平台公司十余年发展,不管模式如何幻化,无外乎两个维度拓展。横向修河养鱼,大量资本加持,吸引试探各类用户,一旦鱼群规模形成,便是流量收割,只要进了这条河,总有一种配方能打开你的钱包;纵向模块拼接,吃穿住用行,不断拓展场景,最终慢慢向金融模块渗透。纵横交错间,形成了平台的寡头格局。
  的确,平台通过技术和资本,让各类商业要素链接更紧密,流通更高效,消费更便捷。但随着游戏的演变,反思也越来越多。纵横交错间,平台在大量收割的同时,收益内部化与成本外部化的特点也越来越突出。在传统商业形态下,这原本是一家公司竞争力的体现,但平台的边界实在太大,由此导致的巨大外部成本引发风向转变也就不足为怪。这些外部成本不单单包括金融创新所带来的稳定风险、监管难题。创新与监管,历来矛盾,但时机时局的不同,往往决定最终的选项。
  很快,人们就等来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消息。年份和经济环境的特殊性,注定2020年底的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有不同以往的安排。
  12月16日至18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。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、增强国际竞争力,支持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共同发展,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,健全数字规则。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、数据收集使用管理、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。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。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。
  这之前,信号已有所显示。12月11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了2021年经济工作,其中几点均与以往表述有明显变化:供给侧改革之外,注重需求侧改革;形成需求牵引供给、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;强调供应链,要“自主可控”;旗帜鲜明地反垄断、防止资本无序扩张;强化风险管理,首提“增量风险”,“抓好各种存量风险化解和增量风险防范”。
  这次会议三天后,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消息,认定阿里收购银泰、阅文收购新丽、丰巢收购中邮智递三起收购违反了《反垄断法》,对三家收购方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。钱不是关键,动作本身意味深长。“在手里拿着铁锤的人看来,世界就像一颗钉子。”换一句话表述这句谚语,那就是,如果一个人的思维模式在生活中给他带来好处,那么这种模式往往会变成他最坚定不移的信念。对于十余年江湖夜雨的消费互联网行业,无论“公司”二字的前缀如何有利于吸引资本、做高估值,都是时候反思和改变旧模式了。世界已不再是那颗钉子。
  近期,各地“拉闸限电”的消息不断传出,同时,煤炭价格一路高涨。12月16日,国家发改委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,“目前煤炭市场供需总体是平衡的,今冬明春的煤炭供应是有保障的”“目前80%以上的煤炭供应执行的都是煤炭中长期合同”“后续将通过增加供给,调节需求,引导市场煤炭价格稳定在一个较为合理的水平上。”
  国家发改委没有讲的是,眼下,应该正是煤电双方商讨明年合同具体执行价格的时候。
  在中国,煤、电行业毕竟不同于互联网产业,二者之间企业形态、市场运行、收费模式都判若云泥,管理方式与思路也自然不同。
  过去十几年,煤电矛盾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,管理经济运行的部门也想了很多办法,做了很多工作。只是人们想不通,它为何还总是不期而至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王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