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TO的困境与希望:美国先后给了WTO两记重击

WTO的困境与希望:美国先后给了WTO两记重击
原标题:WTO的困境与希望
  来源:经济观察网
  经济观察网 王义伟/文 对于世界贸易组织(WTO)总干事、巴西人罗伯托·阿泽维多而言,5月14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。
  2013年5月14日,WTO在日内瓦总部召开总理事会会议,159位WTO成员代表出席并一致通过一项任命,阿泽维多为总干事,9月1日就任。
  7年后的同一天,2020年5月14日,阿泽维多突然宣布了一个重大决定,提前一年辞职离开。
  他炒了WTO。
  阿泽维多为什么辞职,迄今仍然是一个谜。他离任前开了记者会,也没有谈及这个话题。他离开之后,WTO既没有新的总干事,最重要的部门上诉机构的7名法官也先后到期离职。这使得WTO事实上处于一种看守状态或者半瘫痪状态。
  这从一个侧面反应出了WTO的困境。
  WTO最大的困境,是多边谈判机制的举步维艰。
  2001年11月,WTO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启动了该组织成立以来的第一轮多边贸易谈判,也就是多哈回合。多哈回合的愿景雄心勃勃,但是谈判过程困难重重。2006年7月,WTO总理事会正式批准中止谈判进程。此后谈判虽然有过重启,但也不了了之。
  多哈回合的失败说明,在全球范围内、由近200个成员达成一揽子贸易协议是多么艰难,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于是WTO开始化整为零,尝试点的突破。这样的尝试终于在2013年,也就是阿泽维多就任总干事那一年开花结果。
  2013年12月7日,WTO第九届部长级会议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达成“巴厘一揽子协定”,发表了《巴厘部长宣言》。这是WTO成立以来首份全球性多边贸易协定,内容涵盖了简化海关及口岸通关程序、允许发展中国家在粮食安全问题上具有更多选择权、协助最不发达国家发展贸易等内容。
  与多哈回合设定的宏大目标相比,巴厘协定的成果显得又小又散。但是,多哈失败了,巴厘成功了。巴厘的成功,保住了WTO在国际贸易中的龙头老大地位。否则的话,按照某些专家学者的观点,WTO就要在世界舞台上靠边站了。所以,巴厘的成功意义非同小可。这也使得阿泽维多即使提前离任了,依然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。在离任记者会上,有记者问如果满分是10分,他给自己打几分。阿泽维多回答说,12分。
  巴厘协定成功之后,WTO的困境还在、挑战还在。这里面最大的挑战来自美国。
  美国先后给了WTO两记重击。
  第一记重击是另起炉灶。美国在太平洋地区搞了一个TTP(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),在大西洋地区搞了一个TTIP(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),摆出了重塑全球经贸秩序、取代WTO的架势。
  第二记重击来自特朗普政府,不玩了。特朗普在多边贸易领域全线收缩,不但自己一手打造的TPP不玩了,也不跟WTO玩了。WTO上诉机构有7名法官,离开了就要补选,结果呢,法官一个个离开,补选的时候,美国一直从中作梗,直到法官全部离任。现在的WTO上诉机构,一个法官都没有,已经成了一副空架子。在WTO总干事的遴选问题上,美国玩的手段是对着干,绝大多数WTO成员支持来自非洲的人选,美国拉着欧盟支持来自韩国的人选,导致WTO总干事到现在还没有选出来。
  可以说,WTO目前的半瘫痪状态,完全是由美国一手造成的。
  那么,WTO还有希望吗?
  有。
  WTO还有希望,有三方面的原因。第一,作为全球最大、涵盖地域和人口最广、拥有164个成员的国际组织,WTO具有唯一性、不可替代性。当今世界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能力牵头组成一个可以和WTO相抗衡的经贸组织,美国也做不到。第二,从1947年关贸总协定成立,WTO已经走过了73年的历程,它形成的法律文件林林总总、蔚为大观,它所设立的规则也已深入到国际贸易的血管中。也许你平时感觉不到它的存在,实际上它已经在国际贸易中深深扎根。第三,美国近些年虽然屡有小动作,不断发表对WTO的不满,但是美国既没有实力、实际上也没有意愿和WTO彻底闹翻。尤其是,拜登赢得大选之后,美国重返国际多边机制是可以预期的,美国和WTO的关系应该会缓和很多。
  回到本文的开头,阿泽维多为什么辞职?
  笔者猜测,阿泽维多也许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预测,认为特朗普会赢得美国大选。他实在不愿意继续面对这个难缠的美国总统,加上任期还有一年,无心恋栈,干脆一走了之。
  果真如此的话,对于阿泽维多而言,也算是一种遗憾吧。美国大选,他看走眼了。  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薛永玮